论翻译中的矛盾:忠实、科学与艺术

“忠实”的目标对于翻译本来是不待证明的、天然的要求,是千百年来翻译理论和实践一直围绕旋转的中心.然而近来似乎颇有人对此持怀疑甚至否定态度.《外国语》1998年第3期所载《从梦想到现实:对翻译学科的东张西望》一文可以作为一个典型的例子.文中引勒菲弗尔语曰:“忠实只不过是多种翻译策略里头的一种,是某种意识形态和某种文学观结合之下才导致的产物.把它捧为唯一一种可能的、甚至唯—一种可容许的策略,是不切实际的、徒劳无益的.”文章作者据此及其他一些类似论点得出结论:“忠于原文不是理所当然的、唯一的标准,世界上没有永恒不变的、绝对正确的标准.”作者在同文另一处对“忠实”的标准发出了—连串有趣的疑问:  

论文代写广告泛滥

每到毕业季,很大大学的学生公寓墙上、厕所门上冒出越来越多“代写论文”的小广告.

大四日语专业的小李最近窝在宿舍,虽然时间较充裕,但早在3月中旬确定选题的论文还一字没写.“就是无从下手,没写过这么正式的文章,感觉有点难. ”谈到周围同学完成论文的情况,小李说虽是六月中旬截稿,和她一个宿舍的人都没动笔,有时还悄悄探讨要不要找人代写.现在校园内论文代写的小广告撕都撕不净,真想找代写并不难.

虽然“改到满意”的承诺看着挺保险,但09级机械专业的徐同学则认为对于专业性较强的毕业设计来说,找人代写挺不靠谱.“我们论文的内容都是要从实验中得出的,在答辩过程中也会被问到实验细节,不是自己做容易露出破绽. ”

购买论文者 需承担法律责任

枣庄学院教务处实践科一名孙姓老师认为,论文代写实际就是一种学术不端的行为.枣庄学院各学院在学生论文答辩之前都会要求学生提交论文相关的检测报告,并配有严格的论文评审制度,绝不允许学生出现抄袭或出现学术不端的行为,同时学校也会对论文进行抽查,如果发现论文重复率过高,会让学生进行修改,这在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学生的抄袭现象.

“学生在写论文的过程中,都会由其指导老师进行全程指导和跟进,如果发现学生所写的论文水平超过了该学生平常的水平,那么指导老师会督促学生进行修改,同时指导老师会对学生强调,参考知识一定要注明来源.同时在学生撰写论文的过程中,一定会严格把关,指导老师肯定会认真负责对待学生的每一篇论文.”孙老师坦言,如果学生的论文是代写的话,那么在以后的论文答辩阶段过程中,学生肯定也会出现瑕疵,要想顺利通过也非常困难.他认为,论文代写的现象应该不是很普遍,毕竟学生的消费能力有限,支付论文代写的花费也很高,

论文代写就是抄袭 有可能买成“被告”

对于论文代写到发表的“产业化”现象,华侨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王嘉顺老师认为:“在这一问题上,学生、学校及社会都有责任.”

王嘉顺说,问题首先出在学生身上,主观上学习态度不端正;客观上找工、考研压力大,无暇无心撰写毕业论文,这些都导致了个别学生去联系枪手代写论文.

其次,学校方面也有问题.虽然学校在培养学生的整体目标上是正确的,但在具体培养手段、方法上,还存在与社会大环境不相适应的地方.

最后,社会层面过多地在论文量的问题上做文章,以单一的数量作为考核的硬指标.“有需求才会有市场”,这些都是导致论文代写“产业化”的原因所在.

中国哲学视角下的生态智慧

当今全球都被生态破坏这一问题所困扰,相应的更多的研究人员开始研究如何恢复良好的生态环境.在生态问题上世界上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对生态的问题在态度和解决方式上都有不同的看法和做法,而随着社会经济的进步和发展对生态所造成的破坏也在加剧,对如何解决生态问题,哲学学者对此也形成了自己的价值观念.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古老的文明,早在几千年以前,我国的古代哲人就已经对生态问题有过认识,所以无论是如今的法律构建还是哲学思考都应当重新审视古典哲学对生态的观点,继而引领现代走向未来,为我们的生态健康发展做出贡献.

人巨细胞病毒致病的进展

近十年来,对人巨细胞病毒(HCMV)的研究有突破性进展由于它与多疾病有关,日益受到重视.该病毒感染的普遍性、致病的复杂性、体内不同寻常的潜伏及再激活方式、常无症状感染.因此,有价值的诊断技术及治疗尚有待解决,给人们提出了严峻的挑战.、HCMV的流行病学

HCMV为常见人体感染病毒.在美国,3~10岁儿童每年血清HCMV抗体阳转率为3%~6.2%[1],在英国,青年人HCMV抗体阳性率为10%~15%,中上阶层成年人中达40%~60%,下层人群中达80%;发展中国家,3岁以下儿童抗体阳性率达80%,成年人群中几乎达100%[2].HCMV的传播发生于人之间的直接接触和体液传播,多HCMV感染是在围生期和婴儿期,或在成年期通过性接触.HCMV可通过胎盘,因此可发生先天感染.90%HIV感染者发展成临床症状时会发生HCMV感染.抗病毒药可使AIDS患者HCMV感染的危险性下降50%[3].器官移植患者最常见的感染是HCMV,发生其感染和疾病主要是通过供体器官传播或受体潜伏的HCMV激活.接受器官移植的HCMV阴性血清患者,HCMV感染为53%~73%.HCMV病在肾、肝、心、心肺移植患者的发生率分别为8%、29%、25%、39%[4].HCMV肺炎是免疫抑制患者最严重的并发症,免疫抑制是它发展的必要提[5].骨髓移植患者发生率最高(17%),但是否发生于AIDS患者尚有争议.直到十多年前,HCMV脑炎还认为是少见病.然而,自首例从AIDS尸检报道以来,HCMV脑炎在AIDS患者中已常见,1.6%的HIV感染者有HCMV脑炎[6].